辽宁分社正文

等了又等之后,我们期待什么样的中国科幻“名片”

文汇报 2021年11月25日 16:13

  《三体》剧版、动画版相继发布预告,走了十多年的影视化进程再度引发热议

  等了又等之后,我们期待什么样的中国科幻“名片”

  本报记者 王彦

  上周末举行的B站国创大会上,《三体》动画剧预告片为年度的重磅发布打头阵。一时间,各大社交媒体平台上,网友评论的关键词都有一个“终于”。

  “终于”二字道尽“三体”IP改编的迢迢之路,折射无数人的期待。从原著小说的IP版权首次被卖的2009年算起,十多年过去,《三体》的各类影视化进度条仍在加载中。可值得玩味的是,在得知这部动画剧要比原定时间迟来之时,原著小说迷、科幻迷、动漫迷的态度颇为一致,“不急,能等”。类似情形在十多天前也曾发生。腾讯视频发布国产剧版《三体》预告片,并官宣2022年上线。对于这全球首支真人影视版预告,多数网友的态度是兴奋、期待,同时“希望后期用心再用心”。

  “终于”但“不急”的背后,《三体》影视作品究竟承载了怎样的期待?

  一场绽放想象力的脑洞盛宴

  用“天花板”来形容《三体》的改编,并不为过。中国影视界、科幻界等学界专家在不同场合表达过相似观点:相比工业制作上的技术问题,中国科幻影像的创造性意识、想象力美学仍待更多作品验证。当年《星际穿越》之所以硬核,单是“五维空间”和“虫洞穿越”两个概念的呈现已让人叹为观止。而刘慈欣在《三体》中布下的脑洞信息更为密集。

  大刘用一场真正的想象力盛宴,构筑起完整而恢弘的地球文明与地外文明的世界观。倒计时、宇宙闪烁、三日凌空、古筝计划、猜疑链、人列计算机、技术爆炸、曲率引擎、水滴团灭、二向箔、降维打击……凡此种种,都曾引发过小说迷心头震荡波的设定,却也是从抽象文字到具象画面的一道道难关。一定程度上,小说的脑洞盛宴如何直观又自洽地用影像击中人,是影像化成败的关键手段。国产剧版的预告片里,用纳米线切割巨轮的“古筝行动”初见峥嵘,虽只匆匆一瞥,已能看出与小说的匹配度,让人期待更多名场面的解锁。

  意料之外的惊喜来自动画剧版。动画剧讲述地球文明和三体文明的信息交流、生死搏杀及两种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历程。此次预告片短短2分04秒,在B站上线不到48小时,仅官方视频的播放量已近3000万,各类UP主的相关剪辑更难计其数。让网友津津乐道的当属预告片独特的叙事角度——从三体人而非地球人的视角切入。女高音哼鸣的背景音乐烘托太空歌剧的古典氛围,不带人类情感温度的冷峻讲述缓缓道来,“想和说的区别是什么”“它们是群蝼蚁,凡抬起头的,就向我们求助”……联合出品方亦是这部动画剧的制作方、艺画开天创始人兼CEO阮瑞说,动画剧在科幻题材上的最大优势就是能放飞想象,“上天入地、宇宙洪荒,基本能做到‘为所欲为’”。

  一则中国气质的人类科幻故事

  《三体》原著自2015年摘得雨果奖后,先后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在美国、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引发阅读热潮。刘慈欣曾这样解释小说行销全球的缘由:“科幻创作有个最本质、最明显的特点。科幻关注的是跨越文明、跨越种族的全人类问题。在科幻作品里,人类是作为一个整体出现的。”

  但同时,《三体》尤其是小说的第一部又是根植于中国背景、中国文化土壤的故事,甚至还出现了周文王、墨子等历史人物。因此,无论哪种形式改编的“三体”IP,这张堪称当代中国科幻的“名片”,都应当是带有鲜明中国气质又符合人类普遍思考的故事。

  这便不难解释,全球知名流媒体网飞(Netflix)在购买下改编版权进而官宣主创阵容后,中国网友纷纷表示网飞的强大制作能力“不香了”,大家喊话国产剧版“是时候支棱起来了”。从剧情简介看,网飞版与国产剧版都从小说的第一部着手改编,讲述纳米物理学家汪淼与刑警史强联手破解三体文明在地球制造恐慌的真相、由此展开一系列调查与对抗的故事。当网飞版亮出非亚裔面孔居多的演员阵容及两名外国编剧名单,人们很难投出信任票,就像《流浪地球》导演郭帆所坚信的,“再好的特效制作都会因异质的文化土壤产生水土不服”。相比之下,国产剧版无论是刘慈欣本人参与的剧本,抑或张鲁一、于和伟、陈瑾、王子文、林永健、李小冉等一众实力派组成的演员阵容,还是遍布黑龙江黑河、北京等地的创作轨迹,近乎“零损耗”的文化内涵、精神气质,都让网友愿意投诸更多期待。

  动画剧版亦抱有同样理念,在谈到对《三体》成片的理想时,阮瑞开宗明义,从动画风格整体基调到美术设计、表演设计,都是中国原创的,“我们想做一个中国气质浓郁的科幻故事,不是超级英雄来拯救世界,而是带着中国人的价值观去理解宇宙,强调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幅多维升级的影视工业图景

  很长一段时间,业界专家对国产科幻影视都有如是建议:从小体量的科幻改编开始,“走”扎实了再迈开腿“跑”。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贾磊磊说,中国科幻影视的美学印证首先得建立在升级的工业体系之上。比如,《三体》原著里人类对外星文明的认知建立过程是通过电脑游戏展现的,仅此一处关键情节,即对电脑CG制作提出了极高要求。也有人说,“三体”IP改编是检验中国影视工业成熟度的试金石之一。

  国产剧版的幕后团队主要由制片人白一骢和导演杨磊领衔,前者曾开发了一系列悬疑类、奇幻类作品,后者作品列表中视效场面最讲究的则是《九州·天空城》。鉴于国产剧版的第一季尚未全面掀起三体文明与地球文明的对垒,现阶段这块“试金石”成色几分,大概率由动画剧版先行解密。

  从动画制作班底来看,艺画开天也是2021年上半年B站爆款《灵笼》的制作方,第一季完结时,那个讲述人类迈向星河寻找新家园的科幻故事已在站内斩获4.6亿播放量。制作《三体》,团队投入了三四百人的力量,几倍于《灵笼》。阮瑞告诉记者,仅仅是动画模型的制作数量,两者就不可同日而语。另外,在场景、细节的制作上都需要全面升级。特别是原著赋予了人物鲜明的个性,为了使角色传达更为细腻的情绪,《三体》动画的制作过程中,面部动捕、身体动捕、动画师K帧轮番上阵,就是为了确保人物表演能传递角色的复杂性。

  “期待”但“不急”,网友对国产《三体》影视作品的最终作业都持有审慎乐观态度。不过,能以影像的传播力让更多人看到《三体》,了解中国前沿的想象力,甚至洞察中国影视工业的升级前景,都是好事一桩。关于《三体》影视化,未来的道路还很长,重要的是我们已经上路。